35岁 你因为身体越来越差 ,加班越来越少 ,晋升的速度也越来越缓慢 ,那天下班,媳妇告诉你 孩子要上幼儿园了 双语的一个月3000      你皱了皱眉头,那边就已经不耐烦了 ,“四单元的老王家孩子,一个月6000” “你已经这样了,你想让孩子也输?”      你没说话,回屋给媳妇转了6000块钱 这……

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闯不进去。 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道伤口,或深或浅,盖上布,以为不存在。 我把最殷红的鲜血涂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场爱恋,用心、用情、用力,感动也感伤。 我把最炙热的心情藏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

也许因为我缺席,你会特别记得我。 ——岑桑 《留下的人不多,一个也别弄丢了》

人生太长,长得只剩下了各种一瞬,在这各种一瞬中人们开始奢求永恒,但是这种永恒却是那一瞬的延续,而并非永恒本身。就像沉浸在秋千摇晃中的人毕竟是知道的,秋千总有停下的瞬间,但在那起伏的片刻,看着那周围的山水在身旁激荡,风声和笑语在耳畔回响,总是让人不禁产生禁锢时间的欲望。 人生太宽,宽得似乎拥有无数多种可能,在这……

爱,断然是有区别的,甜蜜粘稠的恋情另人生疑,象是梦幻一般,却只是英雄气短之势,轰轰烈烈的开始、草草的收尾;有力的恋情是从容不破的,也是清淡如水的,细水常流;内心有着着实恋情的人,不会让身边的人轻易察觉,但能让人觉得空气里有情缘的美好自在,而不是荷尔蒙的腥燥味道。 《素年锦时》安妮宝贝 十年前读了第一本《告别薇……

最难的告别不是来自于地域,而是来自于人心。 原文连接:http://www.douban.com/note/226289388/ 女孩,你发豆邮问我,为什么那个你觉得一定会陪着你一辈子的人最终选择离开了你;你说你也明白“再难过也终究会过去”的道理,然而现在的你没有办法忘记他,还不能对他说出“祝你遇到更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