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新闻网

欢迎光临
宁波新闻网

宁波最早复学的这个学校开课了 孩子们都激动坏了

  今天早上,随着副校长孙博一声令下,“升国旗!奏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响彻宁波水上运动学校。完成新年第一次升旗仪式之后,宁波市水上运动学校正式复训!这6名运动员在学校经历了7天的隔离,今天回到了正常的训练生活。

  升旗仪式上,所有的学生穿着整齐划一的冬训服装,认真听校长施飞存国旗下讲话。在奏唱国歌环节,副校长孙博一声令下,“升国旗,奏国歌!”《义勇军进行曲》雄壮的歌声响彻姚江畔,所有人行注目礼,望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如果没有发生疫情,按照计划学校本应大年初六,1月30日所有学生返校开始新周期的训练。没想到疫情发生,校园直到上周一,3月16日才有了第一批学生返校。孙博说:“在训练前我们通过升国旗奏国歌的形式开启返校复训,给大家仪式感,让所有人真正投入到训练当中来,为今年的各项比赛任务打下扎实的基础。”

  宁波市水上运动学校共计119名学生。这里采用三集中模式管理学生,集中学习、集中住宿、集中训练。在其他学校都还没有开学的情况下,校长施飞存表示,按照市委市政府和市体育局确保“两手都要硬,两战都要赢”的部署要求,学校在返校复训防疫工作方案、应急预案等基础上,进一步细化各项工作,制定了《宁波市水上运动学校返校复训细化方案》,确保防疫期间的返校复训工作。

  根据宁波市水上运动学校的返校计划,今天下午第二批学生即将返校。

  孙博介绍:“下午2点到5点返校,共有18名队员返校。他们要经过七天的隔离再复训。最后一批根据疫情的情况让大家返校。我们是一个训练单位,以训练为主。训练在安全可控的情况下,有序开展,更好承接下面的赛事任务。”       

  胡津瑀是首批返校的赛艇运动员。农历春节前,1月21日是他最后一次下水训练。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没有下水划艇,他感言自己“憋坏了!”走进艇库看到熟悉的船桨、和自己曾经朝夕相伴的赛艇心跳都加快了,“特别激动!”

  疫情防控在家隔离期间胡津瑀每天在家训练,他说一直都很期待返校。“隔离半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很难受了,不知道要干什么。家里有跑步机和单车,后来跟着教练通过视频训练。”

  远程遥控训练对于教练员来说是无奈之举。皮划艇队教练告诉记者,“高水平运动队放假最多放几天假,这么长时间学生没有接受高质量的训练,对各自的竞技状态和水感影响很大,有的学生甚至会长胖。”

  三月初,胡津瑀接到首批返校通知,迫不及待收拾行李想要赶回学校。首批回来的六名学生每人安排在一个有独立卫生间的宿舍。每间宿舍门上都贴了封条和记录表格。表格上登记了学生每天两次体温测量情况。每到吃饭时间,工作人员会准时发放餐食,放在门口的椅子上。一天两次,还有工作人员为孩子们打好开水。隔离期间,每个学生有生活计划表,包括训练、上网课、阅读和教练员聊天。

  生活虽然丰富,但胡津瑀觉得“还是有些不舒服,因为宿舍比家里还小。”他迫不及待赶紧下水训练,“好久没有划船了,在抖音上刷视频,看到别人在划船会非常激动,特别想划。”抓到赛艇和船桨的那一刻,胡津瑀有种久违的兴奋,笑呵呵地告诉记者,“就想赶紧下水!”

  15岁的叶兰新来自丽水是皮艇运动员。她在下水训练前告诉记者:“家里训练和学校训练不一样,家里训练比较轻松。” 即将下水开启新年第一划,小姑娘立下誓言:“我会更努力的训练,拿到更好的成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宁波新闻网 » 宁波最早复学的这个学校开课了 孩子们都激动坏了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