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新闻网

欢迎光临
宁波新闻网

抢了世卫组织风头的霍普金斯大学 为何数据常常偏高?

  随着世界疫情发展,关注各国各地的数据变化成为很多人的日常习惯。最近,越来越多“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替代之前的“世卫组织”数据,高频出现在新闻中。

  不过,经过多次比较发现,来自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似乎和世卫组织数据并不完全一致,而且差别还不小。

  (世卫组织官网截图)

  搜索世卫组织官网发现,截至欧洲中部时间4月2日9点,即北京时间约4月2日15点,全球累计确诊数为857641例,其中美国的确诊数为187302例。

(新华网截图)

  随手打开一条最常见的新华社消息,按照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2日2点,全球累计确诊就已经超过91万例,比13小时后的世卫组织数据还多出5万多,美国确诊数203608例,而仅仅美国一个国家的确诊数,就比13小时后的世卫组织数据多出近2万。

  有网友也注意到了数据上的差异,在微博提出诸多困惑——

(微博截图)

  霍普金斯数据为何常常高于世卫组织数据?约翰斯·霍普金斯作为一所私立大学,发布的数据何以比联合国官方组织的数据更受关注?

  两者数据来源、统计方法存在差异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明白霍普金斯大学数据以及世卫组织数据的来源。

  世卫组织的数据是怎么收集的呢?世卫组织是众多联合国特别机构中,拥有地区分支最多的组织。据官网介绍,它既有在日内瓦的总部,还有六个区域办事处,150个国家办事处,194个会员国,全球现有7000多名工作人员。于是各种数据,包括重大传染病疫情监控数据可通过层层上报统计出来。

  而霍普金斯的数据来源在两三个月期间还经历了一个变化的过程。

  早在1月22日,霍普金斯大学数据就已诞生。该校的系统科学与工程中心就制作了“全球新冠病毒扩散地图”,最初的数据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疾控中心、Worldometers.info网站、BNO通讯社以及各国政府和卫生部门,并将疫情通过可视化方式向公众展示。

  据霍普金斯疫情地图网页介绍,1月22日至31日,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收集完全靠手动进行,每天早晚分别公布一次。随着疫情发展,手动更新已变得不可持续,于是从2月1日开始采用半自动化的实时数据流。

  项目团队2月19日在《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一篇介绍文章,对比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系统科学与工程中心(CSSE)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报告,发现从1月底到2月初,两者在病例数据上差别不大。但有些不同的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在捕获国家或地区首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的时间上似乎略早于世卫组织。

(《柳叶刀》文章中发表的图片)

  另由牛津大学创立的“用数据看世界”网站的一项研究显示,就美国初期的病例统计而言,世卫组织、欧洲疾控中心以及霍普金斯的数据几乎是一致的,但从3月10日开始,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明显高于其他两者。

美国新冠肺炎病例数量变化趋势。来源:Our World in Data

  原因在于他们参考了“推定阳性病例”的估算,这一项数据是指由州或地方实验室确认的病例,但未经国家疾控中心证实。而美国疾控中心已经明确指出,各州的病例报告是最新数据。

  不仅如此,霍普金斯目前也已经不再从世卫组织获取数据,上周团队的数据更新又迎来新突破:从原来报告州级数据精确到市县数据

  美国知名科技新闻和信息网站DIGTTAL TRENDS在3月18日刊发的研究报告显示,在全球6个实时可视化发布数据项目中,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提供的可视化数据发布平台易于导航,也易于阅读。最重要的是这个数据发布平台是更新最频繁的平台,整个数据库“在一天中通过手动更新和自动更新,几乎实时地维护着”。

  项目开发者竟有两名中国留学生

  随着霍普金斯数据的传播,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也开始成为焦点。为何一国疫情数据会由一所私立大学来承担?

  众所周知,美国疾控中心网站3月3日发布消息称,停止公布检测人数等相关数据,理由是随着各州检测数量的增加,这些数据由各州自行统计,全国数据不具有代表性。

  随后,美国各大媒体,如CNN、美联社、今日美国网站、《国会山报》、CBS等,便开始参照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数据进行新闻报道。

  那么这个可视化实时数据发布项目的开发者是谁呢?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土木工程系副教授Lauren Gardner博士和她的两位中国博士生一起开发了这个可视化、可交互的全球疫情地图。

  对,你没看错,就是土!木!工!程!系!

  Lauren Gardner博士虽然是霍普金斯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副教授,但她主要领导生物安全流动性跨学科研究——也就是传染病。目前她也是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动态组成员。

  项目伊始,Gardner教授的博士生董恩盛只是想要收集数据来“了解这个疾病从生到死的整个过程”,用这些数据作为他研究疾病的工具,并没有想要发布数据来吸引亿万眼球。在与导师讨论后,他们开始了统计和绘图的工作,后来又邀请了Gardner教授的另一个博士生杜鸿儒,一同开展疫情图项目。随着疫情的发展,他们决定公开数据,让大众能更实时准确地了解疫情,让研究者能及时准确地获得数据进行研究。

  Gardner博士在3月的一次简报中所说,该应用平均每日点击量超过十亿。据悉,最高的日访问量超过20亿。

  中国驻美大使也曾是该校学生

  作为全球医学、公共卫生领域的知名研究机构,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长期进行社会与健康问题的跨学科研究,近年来持续追踪寨卡病毒、麻疹等。

  此外,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更是素有公共卫生领域的哈佛商学院之称。

  不过,也许是在医学领域的成就太过突出,反而掩盖了学校在其他领域同样耀眼的光芒,单看霍普金斯大学的校友就足够说明这一点。

  第28任美国总统伍德·威尔逊、第64任美国国务卿,美国首任女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Intel联合创始人、名誉董事长、摩尔定律提出者高登·摩尔,第75任美国财政部长、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蒂莫西·盖特纳,都是该校的著名校友。

  尤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也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国际公共政策硕士。

(崔天凯简历)

本站新闻来自各大媒体,欢迎转载:宁波新闻网 » 抢了世卫组织风头的霍普金斯大学 为何数据常常偏高?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