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新闻网

欢迎光临
宁波新闻网

“疫”外崛起!这些宁波企业逆势增长秘诀在哪?

  在慈溪,国内健身器材制造业龙头浙江力玄运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每天在加班加点赶订单。

  “目前7月的订单已经排满,工厂的产能已经趋于饱和。预计上半年的销售额较去年同期将增长30%左右。”公司董事长吴银昌说。

  当前全球蔓延的疫情,给制造业造成了巨大冲击,但在宁波,有不少像力玄运动这样的老牌制造业企业凭借多年的经验积累和应变能力,抓住市场变化的机遇,或求新求变或转型升级,努力开拓新的发展局面,实现逆势增长。

  自3月份全面复工复产以来,宁波外贸连续3个月实现逆势增长。这背后既有宁波外贸人的顽强拼劲,更体现了宁波先进制造的深厚底蕴和强大的韧性。

  保持领先,增强“免疫力”

  力玄运动是慈溪市“十强工业企业”之一,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生产健身器材核心零部件,后进入整机生产领域。

  凭借着多年积累的设计研发、生产制造和供应链优势,逐渐成为出口健身器材制造龙头,产品远销欧美20多个国家和地区,同时与世界一流的健身器材品牌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这些年,尽管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但力玄运动依旧稳步发展,最近三年产值更是以每年30%的速度快速增长,去年产值近16亿元。

  今年疫情爆发后,人们的社交空间被大大压缩,不少人开始在家运动健身,健身器材因此迎来了一轮小爆发,力玄更是强势崛起,订单纷至沓来。

  力玄并没有满足于现状,而是着眼未来开启了新一轮的发展规划——

  与法国某知名运动连锁品牌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并一起新建的全新生产基地。目前已经完工,下半年便可投产。随着这个新工厂产能的逐步加入,吴银昌估计今年力玄的销售有望突破20亿元。

  20亿元的销售在别的行业可能并不算突出,但在国内健身器材领域,力玄已成为生产制造端的“单项冠军”。要知道,目前国内健身器材唯一的A股上市公司英派斯2019年营业收入也只有9亿余元。

  力玄能够取得这样的行业地位,与其坚持主业、深耕制造密不可分。

  健身器材行业看似门槛不高,其实并不好做。在外行人看来,健身器材无非是跑步机、动感单车、划船机等品类,其实细分起来有800多个品种。而且每一个品牌、品类的生产工艺都不尽相同,因此力玄搭建了包括产品研发、模具设计、电子设计、焊接、喷涂、装配、检测试验等一整套产业体系。

  现阶段,对于OEM企业来说,按单生产的模式遭遇到订单、物流停滞,就会对企业产生巨大影响,且风险无法转移。而力玄的ODM模式,与客户一同开发、设计,即保证了订单,又能提高产品核心竞争力,为企业留出支持发展的利润空间。

  目前,力玄拥有研发设计团队200余人,每年都会开发30款至50款新品,取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100多项,外观专利200多项,还有多款产品在国际获得工业产品设计大奖。

  下一步,力玄准备逐步在新工厂实施智能化技术改造,开发更多智能化健身器材,并进一步提高品控能力,同时还准备借助资本的力量,不断做大做强,向全球健身器材制造龙头看齐。

  除了力玄这样的外向型健身器材企业,专注国内市场的健身企业,今年上半年也取得了不错的发展,宁波海德健身就是典型。该公司总经理陆畅介绍,1~5月,海德的销售收入增长率在80%以上。

  这得益于其在电商渠道的全面发力。前几年,海德就在天猫、京东等电商渠道提前布局和建设,疫情期间其部分线下实体渠道得以顺利转移到线上,从而保证了市场份额不断增长。

  “我们也将积极研究如何用大数据、物联网等智能技术,让用户健身的体验感、专业性和黏性更强,避免以往跑步机买到家里一个月就沦为晾衣架的窘境。”陆畅说。

  据华商情报网分析,中国目前健身器材的消费主力年龄分布集中于20~35岁,这个年龄段的占比达到88%左右。2019年,国内健身器材销售额在400亿元左右。机构预测未来5年,将实现一倍以上的增长。

  把握风口,重塑供应链

  盘点在这轮疫情中逆势上扬的产业,奉化的气动元件绝对名列前茅。

  气动元件听起来似乎离老百姓的生活很远,但从我们日常钉钉子的铆钉枪到汽车里的气缸,从口罩机压制熔喷布的设备到高铁动力总成中的元件……气动技术应用无处不在。

  正是口罩机、呼吸机的井喷式增长,让奉化的气动元件企业从今年3月复工复产以后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奉化是“中国气动元件之乡”,经过近40年的发展,目前已经拥有气动元件企业400余家,年工业产值超过60亿元,从业人数超1万人,占全国市场份额超三分之一,占全国出口份额一半以上。

  近年来,这里还涌现出了亚德克、佳尔灵、索诺、亿太诺、星宇等行业龙头,为国防装备、国产高铁、工业机器人提供了替代进口的关键零部件。

  尽管在这轮疫情中,奉化气动行业意外地因口罩机的超常订单斩获颇丰,但行业暴露出的问题并没有缓解。各自为战、信息不对称、同质化竞争等问题,仍然让奉化气动处于制造业产业链微笑曲线的下方。

  “传统制造业的出路在转型,转型的方向是成为制造服务业,从提供产品到提供成套解决方案。现在方向很明确了,那就是互联网化,产业数字化。”广东精工智能系统有限公司董事长丁佰胜在奉化参加气动工业协会会议时指出,“以前是一招鲜吃遍天,现在打的是‘移动靶’,不变革就放空枪。”

  此外,气动元件有2万多个品种,100多万个型号规格,质量价格天差地别,采购的难度大。因此,由星宇气动自控元件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牵头搭建的“工星人”工业互联平台应运而生。

  “工星人”着眼于打造面向未来的供应链,通过平台大数据分析,可以让生产者清楚了解需求方需要什么、要多少,原料和产品的库存大大降低,资金周转率大大提高,同时数据分析可以为客户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这便是供给侧改革。其目标是打造成该行业的“阿里巴巴”,形成百亿级智能装备系统集成产业生态集群。

  对于“工星人”的发展方向,其创始人曹可星这样解释的——

  “除了互联网电商赋能,工星人平台还加入了金融支持、科技赋能、人才培养、 开放资源等功能。通过交易数据锁定每笔交易的真实性,银行便可以放心提供信贷支持;通过星宇多年的行业技术沉淀可以为同行提供技术方案;通过人才培养优化奉化产业生态;通过开放平台资源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进来,将奉化的气动元件行业生态做强做大。”

  曹可星是名95后、创二代。她表示,积极拥抱互联网等新技术,是传统制造业的不二选择,这也是宁波制造业勇立潮头、不断踏浪前行的希望所在。

  坚守品质,跨界显身手

  如果说,力玄运动和星宇气动的爆发是“偶然中的必然”,那么雪狼的转型则完全是意外中的意外!

  “本来以为只会应急一段时间,没想到这防护服一做就持续了4个多月了。”回望过去的几个月,宁波市雪狼户外服饰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曹赟仍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雪狼户外是国内最早一批涉足并专注于户外装备的研发和生产的体育企业,原本和医用物资八杆子打不着,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把两者栓在了一起。

  2月5日,宁波市政府紧急摸排适合生产医用口罩、防护服、隔离衣等医用物资的企业,雪狼户外成为了4家符合条件的企业之一。在紧急培训后,曹赟带着团队开始马不停蹄地改造车间,从刚开始3个人撑起整个研发生产过程,到工人全副武装上位,雪狼工厂里响起“哒哒哒”的缝纫节奏,就一直回荡至今。

  其实,那段时间,不少企业选择转型,加入防护物资生产“大军”,但随着疫情逐渐被控制,那些“应急后备军”逐渐回归了主业。而雪狼户外的防护服的订单量却仍在成倍增长。

  常言道“隔行如隔山”,从临阵磨枪转产上阵,到订单拿到手软,雪狼究竟有什么制胜法宝?在曹赟看来,坚守质量红线,是他们逆势争锋中的唯一筹码。

  “做户外服饰的时候,我们会投入极大的热爱和精力去不断考虑完善透气、轻便等性能,希望穿戴者拥有舒适的体感。防护服的意义相较于之前的服饰更为特殊,盈利是其次,细节绝不能马虎,这是我们接手这个工作后就定下的初衷。”曹赟介绍道。

  正是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雪狼在每件产品送达客户之前,都要经过严格的自检程序,确保出厂一件、合格一件、安全一件。

  当十万件防护服出口到日本,东京都政府对其采取了严苛的全检,这次检查反而成了雪狼的试金石。在经过严格检验后,东京都政府立马下了一百万件订单。这样的案例在雪狼积压的订单中,比比皆是。

  同时,不断创新,是雪狼吸引客户的另一块磁石。为了满足不同应用场景里的使用需求,在转产4个多月里,雪狼陆续研发了四种面料,结合压胶技术等十几种工艺,形成了丰富的产品储备。其中,一种可重复洗涤面料的防护服,还进入了美国的知名医院。

  有一个客户,持续接触了两个月迟迟不下订单,在旁观了雪狼从赶鸭子上阵,到逐渐形成专业化、精细化的产品链条之后,一个订单就下了300万件。客户表示,不出意外,雪狼会是其长期的合作对象。

  “当然,我们能从内销转向外贸,也得益于宁波有良好的外贸基础,我们接触到的第一批客户很多是本地外贸公司帮忙引荐的。”据曹赟透露,这些纷至沓来的订单,让今年雪狼户外的营收较去年同期增长了5倍多。但他也表示,雪狼生产的防护服其实利润并不高,高性价比也为他们不断吸引海外客户提供了市场基础。

  无论是力玄的龙头崛起,还是奉化气动行业迎风起舞,抑或是雪狼户外跨界飞扬,与其说是疫情带来的新生机,不如说是一次内外兼修的全新淬炼!而这正是宁波制造业不断发展壮大、行稳致远的秘密所在!

  东南商报记者乐骁立史旻

本站新闻来自各大媒体,欢迎转载:宁波新闻网 » “疫”外崛起!这些宁波企业逆势增长秘诀在哪?

分享到:更多 ()